第164章 大项目

小说:鉴宝无双作者:青木赤火
    于姓男子对胡允德的信任程度,显然要高于吴夺和邱不落。

    “您说字是后刻的?”

    胡允德点头。

    男子沉吟了一会儿,“您能指点一二吗?”

    胡允德再次点头,“于先生,御用香炉呢,首先一般是有耳有足,顶天立地。当然,这不是绝对的。但即便是这种简洁的碗式炉,御用香炉也会做成微微鼓腹,同时口沿有一定的弧度。”

    吴夺心说,得,不用事后讨教了,跟着听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首先这是一件民用香炉的可能性很大。”胡允德继续说道,“当然,正德皇帝若是执意做成这样,也不是没可能,但我们再看刻字。这个字,总不可能是他自己刻,得工匠来吧?”

    “这字,刻得很好啊,而且我看凹陷处似乎也很老气。”男子不由接口。

    “老气程度,是可以做出来的。我是说你看这刻字,是用刀刻的吧?”胡允德反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用刀,不用刀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正德御用香炉,工匠是不会用刀的,用的是一种小轮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轮子?”

    “对,类似于现在的砂轮,虽然边缘也比较锋利,但不是刻,是磨出来的,而后再加以修整,这和刀刻、特别现代刀痕的区别,还是能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胡允德说到这里,吴夺已然全明白了。原来诀窍在这里。

    男子愣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儿来之后,他又仔细看了一遍,彻底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于先生,你要是九十年代末买的,花不了多少钱吧?”此时,邱不落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了一千二。”

    胡允德笑道,“你怎么都不亏。如果不刻字,这香炉能值三万左右吧;刻字之后,价值稍有折扣,也能过两万。我说一万收,是因为我们开门做生意,还得加上相关成本,也需要留出利市。”

    男子拱拱手,“多谢胡先生指点,受教了,那我就此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走后,吴夺干脆就直接问了,“德叔,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么多?说得这么详细?”

    胡允德解释道,“这也得分人,一般人,咱们自然是能不鉴定就不鉴定。但我观察此人,性子比较直,而且压不住火。如果不说明白,有可能没出古玩城,他就会忍不住骂我们是黑商,万一有好事者碰上,他的情绪起来了,只会愈演愈烈。今天周六,古玩城人多,这样对大雅斋的影响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吴夺心下佩服不已,胡允德看人的本事也是一流。

    于姓男子这种性格,给他解释透了,让他心服口服,虽然失望,但也不会生事。

    胡允德又道,“当然,也得有个先决条件,这东西是他多年前在外地收的,我点出不真,不会得罪同行。若是近期在齐州买的,那就得另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德叔这一说,我真是受益匪浅。”吴夺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经验之谈。”胡允德又看向邱不落,“老邱,你是收了一套东西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民国粉彩,一件提梁壶,八只杯子。提梁壶的画片是八仙过海,八只杯子分别是暗八仙纹饰,整套无缺损,成色不错!”

    所谓“暗八仙”,是汉钟离、铁拐李、张果老、吕洞宾、何仙姑、蓝采和、曹国舅、韩湘子所用的八件法器:芭蕉扇、葫芦、鱼鼓、宝剑、荷花、花蓝、阴阳玉板、横笛(一说洞箫)。

    胡允德点点头,“我就不看了,另外,提梁需要换么?”

    “原先的是黄铜的,虽然比较陈旧,但总体不错,而且毕竟是原配,可以编个藤套。另外佩上木盒,包装一下。”邱不落应道。

    三人又交流了一会儿,便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,吴夺在家里又拿出那幅草书千字文仔细看了一遍,又好好听了听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点儿乱,但可以肯定,东西就在画页的夹层里,而不是藏在轴里,轴头所用老红木,也是实心的。

    看画的时候,化肥居然也过来凑热闹,吴夺生怕他给抓坏了,拿高避着它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佛像佛经之类的作品吧?”吴夺忽而问化肥。

    化肥舔了舔舌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类东西,你兴奋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化肥汪汪叫了两声,吴夺也不知道啥意思,想了想,小心将卷轴卷起,凑到了它跟前。

    化肥嗅了嗅,又冲吴夺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是我目前为止,收到的最好的东西?或者说最值钱的东西?”吴夺对化肥的了解也是与日俱增的。

    “欧——”化肥仰头发声。

    “哎?肥哥,你有没有办法打开它,保证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?”吴夺忽又问道。

    化肥又露出了蛋腚的眼神,给了吴夺一个屁股,走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这里头,没准儿真是溥仪当年从宫里带出来的书画珍品。”吴夺想了想,又给宁霜发出了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“诶?今天没洗澡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这刚到家。”宁霜白了他一眼,“整天瞎琢磨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刚到家?忙什么呢?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在外头吃了,在单位整理资料来着。对了,我们下个月可能有大项目!”

    吴夺一听,便先没说画的事儿,“什么大项目?不会要钻山沟好几个月吧?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山沟,也不是墓葬,是······”宁霜突然停住,“不行,我这样算泄密啊!”

    “得,你就说要多久吧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不过还没定呢,我也未必入选项目组啊!”

    “行,到时候再说吧。我给你说说我的大项目!”吴夺将手机摆到桌上,而后拿起了卷轴,一点点打开展示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草书千字文?没这么小啊,你找人仿的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仿这个干什么?我给你说,这东西的原主,是民国时期长春的裱匠,我怀疑这东西里头,藏了什么书画珍品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藏了书画珍品?”

    “我分析的啊,你看······”吴夺不能说自己“听”出来的,但是可以从之前自己分析的内容里“硬推”。

    宁霜听完,咯咯笑起来,“你这太异想天开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一幅卷轴又不值钱,想到了就试试嘛;万一撞大运呢?”吴夺眉头一挑,“你在燕京认识什么装裱技术方面的高手么?”

    zn03251zxs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8 www.classyki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